google.com, pub-8998033825936908, DIRECT, f08c47fec0942fa0
 

釘子戶的悲慘下場 

來自Youtube:

中國頑固拒絕搬遷的釘子戶和他們的下場;

沒13億不搬,貪心釘子戶死守17年,結果一毛錢都拿不到! 

Screenshot 2022-06-02 at 10.01.39.png

圖片中這棟外觀老舊破落的三層高樓,與周邊繁華的街道形成鮮明對比,這棟房屋位於深圳市羅湖區,前面不遠處是羅湖第一高樓京基100,後面是人流密集的東門,地理位置非常優越。據媒體報道2003年開發商曾給出房主兩個補償方案,一次性出價1000萬或者置換700-800平米的房屋,當時房主直接就要價3個億。兩者差距太大,開發商索性不拆,至今該棟樓房還堅挺在原址。

 

隨著經濟的發展,內地城市化進程加快,多數一、二線城市中的老舊城中村房屋和城市周邊地帶的農民住房需要面臨拆遷,開發商與房主需要達成拆遷賠償協議。一般情形下,除了經濟補償外,還另須賠償相應面積的房屋。因極少數房主與開發商因賠償額達不成一致拒絕搬遷,而工程須依時進行,故形成「釘子戶」。

 

現代漢語詞典》中「釘子戶」的解釋是:指由於某種原因在徵用的土地上不肯遷走的住戶或單位,也泛指因賠償或置換出現爭議,拒絕配合某項工作而成為障礙的單位或個人。

 

目前內地出現各種類型的釘子戶,有堅守得逞的、有堅守失利後悔莫及的、同樣的釘子戶卻有著不同的遭遇,例如:-

 

一. 坐落于河南省鄭州高新區東史馬村的這棟任家古宅,修建於清朝乾隆年間,原本

是一所官用住房通過一代代傳承,距今已200多年歷史。據傳曾給88億房主都不願搬走。後來房主向當地政府申請任家老宅為珍貴文物歷史博物館。最終獲得批准變成現在的"鄭州市天祥歷史博物館"。

Screenshot 2022-06-02 at 10.03.22.png

二. 古宅被認可為歷史博物館,它對於社會的價值遠遠超越金錢的價值,當然不是所

有的古宅都能被歷史認可。有沒有當初漫天要價、堅決不拆,最後又後悔不已的釘子戶呢?當然有,而且還止一個,其中最悲劇的除了上述深圳羅湖3億要價案例外,還有以下幾個更悲催的:-  

 

  1. 坐標北京朝陽區曙光西路,屋主一直對拆遷價格耿耿于懷,房子在道路中間“堅守”了八年後,據傳追究其根由因該片房屋涉及違建,被朝陽區法院強制拆除,用八年時間等到一個他最不想看到的結果。

Screenshot 2022-06-02 at 10.05.00.png

2. 坐標紹興市袍江區杭甬高鐵路基下,圖片中的房屋已經“釘”在這裡五年。同樣是因為拆遷方與屋主沒有談攏,屋主堅持不給到理想價位就不搬走,最終高鐵通車該棟樓的存在不再對開發商造成威脅,再沒人找房主協商拆遷,每天伴隨高鐵飛駛的聲音度過。

Screenshot 2022-06-02 at 10.07.12.png

3. 坐落於廣州的這棟居民樓,原規劃為綠化帶,開發商同樣與居民賠償達不成一致意見,最終開發商修改設計圖繞道建橋,雖然車道一側安裝了隔音墻,但都無法阻擋車道的噪音。

Screenshot 2022-06-02 at 10.08.30.png

三. 對於釘子戶房屋是否可以被強制拆遷?能否被先予執行?

 

2013年10月2日,湖北省武漢市江漢區人民政府根據地鐵6號線三眼橋北路站建設的需要發佈了《房屋徵收決定公告》和對應的《補償方案》。吳李二人(簡稱“吳李”)共同擁有該地段建築面積為287.51平方米的房屋。初時吳李未能與房屋徵收部門達成補償協議。

 

2015年4月22日,江漢區政府提出現金補償或房屋產權置換兩種補償方式,但二人仍提出要3000萬元補償。協商未果。吳李向武漢市人民政府申請行政覆議,被駁回。

 

同年10月8日,吳李再向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請求撤銷武漢市人民政府的行政覆議決定和江漢區人民政府作出的《房屋徵收補償決定》。

在案件審理期間,江漢區政府申請武漢中院先予執行《房屋徵收補償決定》。同時江漢區政府按照法律的規定作出書面承諾,並提供專用款項做擔保。

經武漢中院審判委員會討論,並報湖北省高級人民法院批准,2016年2月25日,武漢中院作出行政裁定,准許武漢市江漢區人民政府先予執行被訴行政行為,並由江漢區人民政府具體組織實施。

 

由此可見,根據現有法律規定,依法可以徵收的房屋,被拆遷方可以依據《行政訴訟法》提起行政覆議或行政訴訟。同理,拆遷方也可向法院依據《行政訴訟法》及《行政強制法》申請先予執行或強制拆遷。

Screenshot 2022-05-11 at 11.00.06.png